南极莱克的窝

我是朱大凤.:

早知道是这样 如梦一场 

我总是做了不想醒来的梦 可是终究会醒 

我曾经因为喜欢那个梦而不停睡觉 但没有再梦相同的梦 

生活大多是这样 不是么